返回

正文 0012章 天针恶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正文 0012章 天针恶疾 (第1/3页)

    月色朦胧,万家灯火。

    宁涛在街上随便吃了一点东西然后回到了他居住的小区。

    小区建于八十年代,楼房是那种旧式的砖混结构,灰暗陈旧,就连名字都没有。

    父母去世之后给宁涛留下了一套80平米的房子,寒暑假的时候他会回家居住,有时候周六如果不打工的话他也会回来住一晚。

    回家,只是因为家里有父母留下的东西,能让他感觉到父母的存在。

    来到家门口,宁涛瞬间冷了下来。

    老旧的木门上被人泼了一大桶红漆,泼漆的人还子门边的墙壁上涂写了一个大大的“死”字。

    油漆还没有干透,楼道里弥漫着一股强烈的漆味,还有别的气味。

    宁涛凝聚意念于眉心深处,刺痛感一闪即逝,随即千百种气味涌入了他的鼻腔,有油漆的气味,有水泥和页岩砖的气味,有木料的气味,还有食物、塑料、纸张的气味,还有人的气味……

    很快,宁涛便在这千百种气味之中捕捉到了一个人的气味。略一回忆,他又找到了对应之人。

    这个人是邹裕麟。

    宁涛的心中燃起了一团怒火,眼神也冷得可怕,“你们这些家伙以为这是什么地方?你们想来撒野就来撒野?邹裕麟,我会让你用舌头将我的门和墙清理干净!”

    愤怒慢慢归于平静,宁涛从门楣上的缝隙之中取下钥匙,打开门进了屋。

    客厅很小,家具和电器又老又旧,墙壁上画也很老旧过时,地上甚至没有铺瓷砖,只是被拖得发亮的水泥地面。这个家,它就像是从九十年代穿越而来。

    宁涛向客厅正墙下的一张小方桌走去。

    那张方桌上放着一只相框,相框里的照片上有一对男女,男的英俊帅气,女的温柔美丽。两人戴着大红花,脸上满是幸福的笑容。

    这对男女就是宁涛的父母。

    他不想看见黑白的遗照,所以就将父母的结婚照摆在了这张桌上。在他的心里,他的父母并没有离去,一直都在这个屋子里。

    宁涛点了三根香,作揖磕头,然后轻轻说道:“爸、妈,我回来了,我跟你们说件事,你们可别骂我,我不去实习了,我开了一家诊所,我在修真……”

    唠了好大一会儿宁涛才起身,拧着他的小木箱进了他的房间。他将小木箱放在床上,打开,从里面取出了陈平道给他的无名医书,还有从诊所里找到的蓝色银针,开始研究针灸之术。

    无名医书上的针术篇内容虽少,可深奥复杂。

    宁涛沉浸在了针术的世界之中,忘记了时间的存在……

    一个时间里,宁涛突然想起了什么,也明白了什么。他抓起了一根蓝色的银针,然后唤出了那一丝灵力。

    那一丝漆黑如墨的灵力在宁涛的手背上游来游去,一点都不安分。

    宁涛尝试着将这一丝灵力注入到银针之中去,结果他的念头移动,只是一下牵引,那一丝灵气便从他的手背上钻进了银针之中。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