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六百章 不必勉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六百章 不必勉强 (第1/3页)

    不过,好在她虽然坑人却也不是没有准备后手,是以甄仕远见好就收,用她给的说辞结束了这个话题:“只是经我们大理寺百般查证,却发现根本没有这个人,所以什么戴斗笠的男人应该是那个凶手编排出来的说辞而已。”

    薛女官“得体”的脸上多了几分笑意,她道:“甄大人说的是,大理寺办案一向是令人放心的,不过到底是我薛家子弟,止娴也希望早日能给薛怀一个交代。”

    “这是自然。”甄仕远笑着又同薛女官客套了两句,便匆匆忙忙的找借口离开了,临走到皇城大道时,却又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

    薛女官的去向是御书房的方向,这不奇怪,作为御前女官,去陛下的御书房简直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有种预感,此番薛女官是去向陛下“告状”的,当然,说告状也不能这么说,这顶多算是向陛下“回禀”此事。

    这丫头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甄仕远心里骂骂咧咧的出了宫,就知道这丫头嘴里没一句实话,什么吃了飞醋不让张解接近薛女官都是骗人的,这分明是事情太坑,不让张解出手,叫他这个上峰出面顶锅。

    这京城哪家衙门里出过这么嚣张的手下的?甄仕远心中发出了一声冷哼:这丫头若是今日不给个明白话,他非得要她好看不可。

    待回到大理寺时,女孩子正坐在廊下晒太阳,那只他养的平日里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花猫正围着她的脚边“喵喵”叫,这幅讨好的样子真叫人眼红。

    也不知道这丫头到底什么古怪体质,猫猫狗狗连同平庄那匹叫重风的骏马都跟她要好的很。

    女孩子眯着眼,头靠在廊柱上懒懒的打了个哈欠,半睡半醒惬意的很。

    甄仕远走过去,咳了一声,道:“日子过得挺舒服的啊!”

    正靠在廊柱上假寐的女孩子睁开眼,直起身子唤了声“大人”,而后自然而然的开口问他:“大人,怎么样了?薛女官什么反应?”

    他还没问,她倒好意思先问了出来?甄仕远冷哼了一声,板着脸道:“她反应不小,脸色都变了。”

    乔苒“哦”了一声,接着问甄仕远:“那之后呢?她可说什么了?”

    那只花猫也在这个时候猫了猫身子,纵身一跃,跃入她的怀中。乔苒顺手帮它顺了顺毛,花猫“喵喵”一副惬意十足的样子。

    甄仕远瞥了眼舒服的根本不搭理他一下的花猫,道:“也没说什么,都是些官话。”

    女孩子抿唇看着他。

    甄仕远见状默了默,又道:“就是说我大理寺办事让人放心,她也希望早日能给薛怀一个交代云云的。”

    正帮花猫顺毛的女孩子却在此时微微变了变脸色,而后突地站了起来,正享受着她难得“顺毛”服务的花猫就被她这一下不小心抖落在了地上。

    那么点高度当然不会吃痛,只是突然被“请”离了她的怀抱,花猫“喵喵”了两声,这“喵喵”声听的甄仕远既不忿又难过,天知道,他居然从这“喵喵”里听出几分委屈和恋恋不舍来了。

    怎么能这样呢?这小花猫也太偏心了吧!

    “此事多谢大人了。”女孩子说着转身准备离开。

    甄仕远见状,连忙叫住她问道:“你去哪儿?”

    女孩子道:“大牢,准备结案!”

    那么快!甄仕远吓了一跳,顾不得安慰“喵喵”叫的花猫,忙抬脚跟上来,道:“你找到证据了?”

    乔苒道:“早找到了。”

    甄仕远哦了一声,还未来得及开口说话,女孩子便再次出声道:“我若是没猜错,此事应该已经传到陛下耳中了,陛下很快便会传令刑部准备接手这个案子,我们没有多少时间留人了。”

    甄仕远闻言不由瞪眼看她:“你……到底在干什么?”

    “我其实不知道这具体牵扯到了什么事。”女孩子摇了摇头,对他坦白自己也不过是一知半解,全凭猜测,“不过,我知道此事与那枚铜板有关。”

    那枚铜板!甄仕远脸色一下子变得青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