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六百二十八章 旧人闲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六百二十八章 旧人闲聊 (第1/3页)

    被瞪了一眼的徐和修摸了摸鼻子:作甚这般看他?他说的又没错,有些东西也不能同十妹妹这个外人透露,自然只能一带而过了,毕竟又不是什么人都能如乔大人那样把案子说的跟话本子一般精彩的。

    两个女子仿佛一见如故,反而他这个亲兄长亲同僚成了外人。徐和修看着面前这一盘变味了的松子有些不是滋味。

    身旁两个女子说的正是高兴。

    “原本是想向左先生借的,结果左先生那里没有,徐和修嘴快,说了真真公主的事与张解有关,我便将他带到茶馆来了。”乔苒说出了来这茶馆的缘由。

    徐禾缘闻言也笑了,比起乔小姐这等女中豪杰能查案断案,她似是只能同闺中好友们一起谈天说地,看着用处不大,不过也并非全然无用,至少关于真真公主的事,她那些闺中好友知道的不少。

    “这你倒是放心,”徐禾缘想了想,笑道,“张天师人品还是不错的,若非惹到了他,当年这位真真公主是不可能离开京城的。”

    这些徐和修先前已经说过了,乔苒笑了笑,没有接话,也不知道这位徐十小姐知道的会不会比徐和修多一点。

    “这京城不少公主养面首,说起来这位真真公主也是此中的好手,后院聚集了不少美少年,如张天师那等人自然不会看上她。”徐禾缘说道。

    她此前只知道这位乔小姐是个巾帼女杰,擅长查案断案,不过对于这等事想来任谁都是会在意的,尤其听闻乔小姐和张天师还是真正的情之所属才会在一起的,所以她又解释了一句。

    面前的女孩子点了点头,似是有些奇怪:“既是美少年,张解的年纪……算不上少年了吧!”

    当然,在现代社会来看,张解的年纪很是年轻。可大楚这里,男子虽然二十弱冠,弱冠之前说一声少年都不算过分,可还是有不少家里十五六岁便催着订婚成亲的。这一点曾让乔苒感慨不已:催婚这种事果然自古至今都有不少父母长辈乐衷于其中。当然这等事感慨一番也就作罢,各人自有各人不同的活法,只是在这个人人“早婚”的大楚,张解当真可算“大龄青年”了。按说这样的张解,应该不在爱好美少年的真真公主的目标之中啊!

    徐禾缘闻言却朝她眨了眨眼,笑道:“美少年三个字更重要的是美,只要够了这个字,后面两个也没有那么重要了。”

    乔苒“哦”了一声,表示明白了。所以这还真是如平庄说的那样,不仅女子生的好看走出去有被人抢了的风险,男子也是一个样的。

    “我那几个要好的姐妹也只知道是张天师出手替不少京中美少年解了麻烦,具体怎么解的麻烦怕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徐禾缘说着转了转眼珠,对乔苒道,“不过我觉得他应当是不会同你说这些事的,毕竟被真真公主缠上又不是什么值得吹嘘的事,能不提还是尽量不提的好。”

    乔苒“嗯”了一声,对徐禾缘道:“对了,徐和修想借谢承泽那几本书的事你看可否帮忙?”

    “自是可以的。”徐禾缘说着瞪了眼一旁还在对着那一碟变味了的松子发呆的徐和修,哼道,“难道有些人当真以为我是那种心里只有承泽却没有自己兄长的人?”

    被指到的有些人——徐和修尴尬的咳了一声,别过头去。

    乔苒见状轻笑了一声,提醒徐禾缘:“还要不让谢承泽知道,偷偷的借出来。”

    “我知道。”徐禾缘说着看向乔苒,“到那一日我会遣人来寻乔小姐,乔小姐同我一起去见承泽便好。”

    她记得她这个糊涂堂兄说过乔小姐有过目不忘之能,且翻阅卷宗极快,既如此的话,她将承泽叫走便是,留下乔小姐在那里,看个一两个时辰不就好了吗?

    还以为是多麻烦的事,也值当他这糊涂堂兄犯愁?

    徐十小姐倒是个爽利人,乔苒想了想,便没有推辞。

    ……

    一晃数日而过,这些天,就着手头那些卷宗,案子的进展并不大,顶多便是将乔苒说过的官史之中一些似是而非的证据整理出来而已。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