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六百二十九章 平庄姓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六百二十九章 平庄姓氏 (第1/3页)

    “不过,你怎知这崔家小姐和真真公主结仇是因为未婚夫婿的事?”乔苒问账房。

    当然,想也知道,依着真真公主的秉性会如此对付一个世族小姐多半离不开“男人”的缘故,可这“男人”也未必就是崔家小姐的未婚夫婿吧!

    这一次,账房老儿没有立刻回答她,只指了指她身后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至近前的甄仕远,小声道:“你们大理寺卿大人过来了。”

    言外之意,有外人在,还是先不说了。要不是金陵那点关系,即便是憋久了,他也不会多话的。便是多话,告诉乔小姐一个人就足够了,再多的话,人多嘴杂难免闹出什么事来。

    原本以为这位乔小姐闻言就会走开,没想到,她只是转了一半的身子,而后朝那位大理寺卿大人挥了挥手。

    这漫不经心挥手的举动看的账房老儿目瞪口呆:他若是没弄错,这位乔小姐只是个普通的大理寺官员吧!那位可是大理寺卿啊!一个普通大理寺官员对上峰挥手赶人,这是把自家上峰当什么了?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吗?

    那头的大理寺卿也在此时停下了“缓慢”往这里挪动的脚步,而后狠狠的往这里瞪了一眼。

    这一眼看的账房老儿心头一震,暗道了一声“不好,惹麻烦了”,只是还来不及提醒身旁的女孩子,瞪完一眼的大理寺卿便转头踱着步离开了。

    真的走了。

    挥之即去了!账房老儿有些发愣,不过身旁的女孩子显然没有让他发愣的打算,拍了拍他的肩膀,提醒他道:“现在没人了,你继续说罢!”

    现在……没人了……账房老儿“啊”了一声回过神来,对上女孩子专注注视着自己的眼神,本能的将原本要出口的疑问吞了下去,而后接着说了起来:“因为这崔家小姐的夫婿也是个有情有义的,听闻没多久也跟着崔家小姐自尽而去了。”

    乔苒“嗯”了一声,没有问账房老儿哪里听来的消息,百胜楼里往来皆是贵客,要打听消息显然并不是一件难事。更何况出事的是崔家的小姐,这等门阀小姐的未婚夫婿想也知道不会是普通人,短短数月之内两个人接连自尽,定然有人会提起此事。

    这世间有薄情负心郎便也有有情有义的郎君,很多事不能一概而论,逝者已矣,乔苒没有纠结此事,比起这个来,她更关心另一件事。

    “到底是崔家的小姐,真真公主如此不顾崔家颜面出手,崔家难道能忍得下?”

    若是什么人都能欺凌上崔家,这崔家如今又是如何能在长安城中屹立不倒这么多年的?

    乔苒还记得自己在朝堂上见过的那位站在百官队列前头的崔司空,眉间一点朱砂痣,听说是个为人心善的,民间还有“活菩萨”的美誉。

    以仅有的一面来断定一个人委实是太过偏颇,不过她还记得那个面慈的老者,站在那里神情极其淡漠,倒还真似个庙里供奉的泥菩萨一般对万事不为所动。

    是以这一眼便让她生出了一种感觉:那便是这位“活菩萨”绝对不是什么好相与的,当然,能从崔氏门阀中脱颖而出掌权位列司空的定然不会是什么普通人。

    有这样一位司空大人做倚仗,崔家又怎么肯咽的下这口气?当然,更奇怪的是真真公主又怎么真的敢对崔家动手?

    乔苒心头一瞬间涌上无数个疑问,她看向账房老儿。

    这一回,知无不言的账房老儿却摇了摇头,道:“此事老儿我也只知道这些了,毕竟来这里的只是吃饭的食客,真有什么要紧事也不会当着我等的面来谈的。”

    乔苒点了点头,没有再逼问账房老儿,而是转身准备去找方才被她“挥之即去”的甄仕远。

    不过,还未走两步,那账房老儿却忽地“咦”了一声,突然叫住她:“乔小姐,那崔家小姐好似不是长安这里的小姐,老儿我记得出事当日出现的几个崔氏子弟是崔氏长安这里的子弟,时常能看到出入百胜楼。可当日出事后,那几个子弟却嘀嘀咕咕的说什么‘出了事如何向清河那里交待,她那个舞刀弄枪离家出走的兄弟听闻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