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十七章 问话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十七章 问话 (第1/3页)

    那人并未祭拜,只盯着那尊张天师的像看了一会儿便将香插入香炉中,而后转过身来。

    他容貌清俊,姿态清雅,确实是个如谢、徐二人一般年岁的年轻公子,却没有如那两人一样自报家门,只朝他们点了点头,就走到那两人的身边去了。

    “这位是?”一个地方官员试探着开口问道。

    “他不是大理寺的人。”谢承泽只说了一句,便未再点破这个人的身份,而后开口道,“我等携密旨途径江南府,洽闻苏大人的死讯,便过来看一看。”

    一行地方官员这才松了口气,不是特意为苏巡按来的就好。就说怎么可能这么快?昨儿才出事,今儿就到了。

    “听说苏巡按是昨日遇的刺,”一旁的徐和修笑看了过来,“刺客抓到了么?”

    若是一般的刺客遇刺用得着把整个玄真观围起来?甄仕远心中腹诽:这些名门子弟,从小耳濡目染,小小年纪便不比不少官场老手“会说话”。

    知晓他意有所指,甄仕远也懒得兜圈子,左右他们不说,那些京中的官员也会说,没得平白得罪这几个出身金贵的子弟。

    “验尸结果还未出来,不过,凶手或许另有其人。”甄仕远说着看了眼,坐在蒲团上神情或慌张或茫然的道姑,说道,“所以本官带人来问一问。”

    “一般而言杀人逃不了情、仇、钱三者,苏巡按一路而来,办了不少贪官污吏,想来总有些漏网之鱼。”谢承泽感慨了一声,道,“人又是在金陵出的事,听闻苏巡按曾在金陵呆过几年,想来这旧识也不在少数。”

    果然不是省油的灯,一语便点破了他们过来的缘由。

    “谢大人说的不错。”甄仕远看向那群道姑,目光落到最前首那个盘腿而坐,自始至终不曾回身的道姑身上,“正打算过来问一问。”

    这个和苏巡按“有旧”的观主,最该问一问,听说有人看到她昨晚与苏巡按吵了一架,委实可疑。

    身后探究、打量、怀疑的目光,观主不是感觉不到,只是这时候……她苦笑了一声,说什么都是徒劳的。

    甄大人并没有过来问话,因为验尸结果出来了,那群大人来不及问话便急匆匆的走了。殿内随即响起了一片压抑着嗓子的低泣声。

    有道童也有道姑的,她们也想不通,不过一晚的功夫,自己怎么变成嫌犯了?

    这世间想不通的事情多的是,譬如一个好好的女孩子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