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三十七章 借名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三十七章 借名 (第1/3页)

    苏巡按遇刺的事情暂时落幕,金陵城放佛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安乐,还有不到一个月就是端午了,繁华奢靡的金陵城自然不会错过端午佳节,文人开始组织诗会,秦楼楚馆也开始为端午的花魁宴做准备,城中大族更是家家户户开始组织家丁为龙舟会做准备。

    红豆兴高采烈的说起这些打听来的消息而后转头问不远处正在梳理拂尘的观主:“咱们呢?咱们玄真观做什么?”

    “喝西北风。”观主抬头瞟了她一眼,“你看这些天可有人来过玄真观?”

    红豆一噎,想到昨天啃的那两个菜馅儿小了一半的包子,眉头深深的拧成了一个“川”字型:“那怎么办?”她道,“我家小姐可不能饿着肚子。”

    观主白了她一眼,道:“你的饭量比你家小姐大两倍,你饿不着,她自然也饿不着。”

    红豆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肚子上的肉,点了点头,深以为然。

    “不过也该想想了。”乔苒从殿外走了进来,叹道,“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好端端的一个金陵名观,眼下成了这副样子,这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

    “死了个巡按,谁还来这地方找晦气?”观主梳理拂尘的手一顿,因着手里一用力,拂尘被她揪了一大把下来。道观、佛寺这些地方最忌的就是死人,尤其死的还是这种人。

    乔苒道:“那也不能如此放任下去。”

    观主抬眼看她:“那你有什么办法?”

    乔苒笑了笑,反问观主:“玄真观以前出名是因为什么?”

    “就在金陵城外,”观主一扬手指了指金陵城的方向,又道,“素斋小点不错。”

    却也仅仅只是不错而已,这不错还没有不错到让那些人这时候还愿意来这玄真观。

    “其实说穿了就是觉得晦气。”观主叹了口气,见乔苒抬头望她,放佛意识到什么一般,连忙出声道,“跟你没关系,别乱想。”

    这话真是欲盖弥彰,乔苒耸了耸肩,深吸了一口气:寓意求吉的道观和晦气二字搭上边之后离关门也不远了。

    “我来想办法。”她道。

    不知道是没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