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5章 是金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15章 是金树 (第1/3页)

陈白玦嘴唇动了动,看着段十一,好像又有所顾忌。

    段十一就直接开口了:“很久以前啊,在北城边上的小渡口村庄里,有一个勤劳的少女,年方十四,织布洗衣,什么都会做。她有个心上人,是村里唯一一个念书的少年,才华横溢,眉清目秀。”

    故事的开头往往都是这样,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少年苦读十年书,终于等到了科举。可是他父母抱病,家无路费,无法前往长安。正走投无路之时,那少女站了出来,匆忙地嫁给了他,替他照顾父母,更拿出自己的积蓄,给他当了路费,送他上京。”

    段十一的声音很柔和,小草听着听着,眼前都浮现了那样的画面。

    勤劳的少女每天织布、替人洗衣,一张容颜如出水芙蓉,却舍得为那少年郎,连嫁衣都不穿,只安静地坐在他家门口熬药,望着小渡口。想着怎么人才走,她就在盼他归来了。

    “少年科考屡不中第,在长安无颜回家,耽误了六年的时间。六年之后,他弃文从商,遇见一个老富商愿意提携他,甚至愿意将女儿嫁给他。”

    “他自然是动心了,想着家里的父母和她,再看看眼前的繁华,少年觉得,自己可以赚够钱,然后给她和父母更好的生活。哪怕娶另外的女人,那也是形势所逼。”

    小草当下就狠狠拍上段十一的大腿:“怎么能这样!”

    段十一嘴角抽了抽,顺手就将她的手抓过来轻轻握着,然后继续道:“就这样,这个少年继承了老富商的家产,也娶了新的夫人。他没有太忘本,而是叫人去,将老父母和自己的结发妻子都接过来。”

    在家里等了他六年的女人,任劳任怨替他照顾了六年的父母,等来的不是良人终于归,而是爱人已经和其他人成双成对。

    换做是谁,都会怨的。

    小草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那陈夫人,为什么打扮很朴素,为什么头发上只有一根金钗。

    难不成……难不成陈夫人就是段十一口中的那个勤劳的少女?!

    “我明白了!”激动得一跃而起,小草大喝一声:“师父你不用说了!我都明白了!”

    段十一斜着眼睛看着她:“明白什么了?说来听听。”

    小草转头看着陈白玦:“陈夫人就是那个少女,因为被辜负了,所以心有怨怼!金树其实是她杀的,陈大少爷想替自己的母亲顶罪!”

    这样一切都好解释了!为什么陈白玦会这么果断地来自首,为什么他们走出陈府的时候,陈夫人的反应是那个样子。

    真正的背后凶手,是陈夫人啊!她利用青灰与落雪的关系,让落雪帮忙在金树的燕窝里下毒。之后眼看着落雪暴露了,又痛下杀手灭了落雪的口。青灰在中间,自然知道实情,所以想报案,无奈被囚禁。

    这样一推断,处处都顺理成章了!她真是个天才!

    陈白玦脸色更难看了一些,闭了眼直接不再说话。段十一看着小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