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9章 刺绣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19章 刺绣画 (第1/3页)

四周是不断晃动的车壁,断水迷茫地看了半晌,再一扭头,就看见了自己被五花大绑的师父李二狗,以及同样待遇正在熟睡的抽刀。

    这是什么情况?断水睁大了眼睛,“唔唔”叫了两声,奈何车轮颠簸的声音太大,外头人一点也听不见。

    这是一辆马车,一辆通往遥远边疆的马车。车上货物满载,夹杂着三个穿着寝衣被五花大绑的人。

    马车不知道会在何处停下,也不知道这师徒三人将会遭遇什么样的事情。

    “咦,奇怪了。”叶千问一大早就拿着重要文件来了六扇门大堂,扫了一眼众人之后,问:“李捕头呢?”

    众人相互看了看,都摇头:“没瞧见,估计是出去了吧。”

    “他又没案子,乱跑什么?”叶千问摇摇头,坐下来看着一边的段小草道:“上头的奖赏下来了,关于此次眠花楼的命案,段捕头破案有功,特意赏金百两。小草,你师父呢?”

    小草活动着手脚,撇嘴道:“谁知道哪里去了?昨天晚上就没看见人。”

    估计又是去顾盼盼的温柔乡了吧。

    叶千问点点头,将封好的黄金放在她面前:“那你替你师父收着吧,顺便,找找李捕头,我还有事要问他呢。”

    “是。”

    黄金百两啊,沉甸甸的!小草接过来,用手掂了掂,一百两,可以买下一整条街的小吃,估计还能买两个暖床丫头回来给段十一。

    这厮真有钱,破案就拿赏金,以他这么多年破的有名的案子,那起码也该比陈员外有钱了。

    说起陈员外,小草皱眉,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啊。陈白玦自首了,上头的判决也下来了,可是陈家一点反应都没有。

    不止陈夫人没有在六扇门露过面,连陈员外也是一直未曾出现。陈白玦好歹是陈家的独生子,怎么可能这么不受重视?

    不对劲,不对劲。

    抱着金子跑回院子里,藏在段十一的床底下,小草换了身官服就往陈府跑。

    陈白玦杀人一事已经传遍长安,陈府的门口自然是人少,大门也紧闭,一片萧条。

    小草上去想敲门,可是想了想,还是改成了翻墙。

    凭借她敏锐的直觉,这陈府里,应该还有问题。段狗蛋纵情声色,她可不能掉以轻心。毕竟是要成为正式捕快的人!

    陈府大院她算是熟悉,翻墙到没狗的地方,一路小心翼翼地走着。

    庭院安静,回廊无人,整个陈府突然像一座空宅。

    “奇了怪了。”小草嘀咕一声,往陈夫人的院子蹿去。

    空院,无人,连卧房都是空的。

    小草皱眉,跟着就又去了几个姨娘的院子里,也没人。

    难不成这一家上下,全部跑了?离开长安了?

    小草望着陈白玦院子里的石桌石椅,小声道:“不至于吧,儿子要秋后处斩,一家人什么都不说就走了?”

    “不是走了。”背后冷不防响起段十一的声音。

    小草吓得往旁边一跳,回头瞪着他:“你怎么在这里?”

    “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