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百三十六章 新理学的诞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一百三十六章 新理学的诞生 (第1/3页)

    第一百四十章   新理学的诞生

    比如吴越钱家,世代书香门第,在中国科学史上,也是绕不过的姓氏。

    而科学研究本身就要求很多高素质的人才。

    如果士大夫集团反对科学,朱祁镇从什么地方找人才?

    单单是一些工匠出身的人才,未必能行,即便不说教育问题,只说基数问题,工匠之中能够成才的才有多少,能够识字的人能有多少,但是在士大夫集团之中,这都不是问题。

    真要细细说来,简直是有无穷的好处。

    朱祁镇欣喜如狂,这种欢喜他已经很久没有了,上一次欢喜大概还是在燕然之战,一举击破了瓦刺主力。甚至谅山之战,都不能给朱祁镇太多的喜悦。

    毕竟,朱祁镇对于安南之战,是预料之中。胜利无非早晚而已。

    朱祁镇放下天理报,说道:“吴先生在何方?”

    怀恩说道:“应该在北京。”

    朱祁镇说道:“传令,请吴先生开经筵。不, 你亲自去请。”

    怀恩有些迟疑,说道:“陛下,这不大好吧,吴先生还是白身。”

    朱祁镇说道:“要你废话。”

    怀恩自然不敢言语,立即去请吴与弼不谈。

    朱祁镇自然是知道怀恩的想法,经筵就是给皇帝上课,说起来,朱祁镇已经很久没有开经筵了。

    一来,朱祁镇并不觉得这些儒臣讲授的帝王之道,有多少符合而今的,符合朱祁镇的心思的

    二来,却是朱祁镇太忙了。

    天下之大,事情纷杂,本来就很忙了。再加上朱祁镇要推行变法,在很多事情上都担心下面出问题,即便不是事必躬亲,也要一一垂问。

    就更没有一个上午的时间,却听人讲儒学经典了。

    而今重开经筵,与其说是听吴与弼讲这个理论,不如说说强调他对吴与弼的欣赏。

    朱祁镇自然知道,能担任经筵讲官的,都要是官身,而吴与弼是白身。朱祁镇要得就是破格,超出常规。

    如何表现出对一个看重,就是显示出不一样的地方。

    就好像曹操的倒履相迎,而今追女孩子的各种套路,就是要表达一个目的,就是你是我的不一样的。所有规则在你面前都可以打破。

    这种套路,朱祁镇早就熟捻的不行。

    怀恩去请吴与弼,知晓吴与弼在遵化,自然去请。

    而此刻,吴与弼这一篇文章,已经在朝廷之中传播开来。

    刘定之此刻也看到了天理报,他细细思索。微微皱眉。

    有一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