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四章 鬼眼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四章 鬼眼 (第1/3页)

    一个满身淋雨的落汤鸡乘着电梯到了五楼,在门前跺了跺脚,把身上的水都抖擞下来,掏出钥匙开了门。

    开门声引起了正在屋里跳舞的范无救的注意。谢必安刚打开房门便看到了这样的一幕:满屋的一片狼藉,地上丢着酒瓶子,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还有站在椅子上左手拿着麦克风,右手拿着酒瓶子的红脸范无救,沙发上还坐着两个歌厅舞女打扮的女人。

    “呦,老白回来了,身上怎么淋这么多雨,不是打伞了吗。”

    谢必安没有说话,“今天心情好,玩得尽兴了一些,一会儿这摊子我来收拾。”范无救喝了两口酒。

    谢必安深吸了一口气,径直走向沙发处,对那两个舞女道:“两位,今天时间不早了,请回吧。”

    两个舞女看了看范无救,范无救喝了口酒,冲她们摆摆手。两个舞女起身走向门外。

    两人离开门后,谢必安就想质问范无救怎么回事,范无救从椅子上跳了下来,道:“外面是不是下雨了,哎呀,我得去送送人家,下那么大雨着凉怎么办,还不好打车。”范无救把瓶子放在地上,快步走出房门,下了楼梯。

    “哎,你”谢必安看了看这边地狼藉无奈地摇了摇头,走到杂物间拿起了扫帚开始收拾起这烂摊子。

    ……

    打扫了二十多分钟后,谢必安伸了伸腰,去厨房开始准备晚餐,谢必安心里还在想着下学时马路边的事:

    那个男孩儿,怎么会招惹上这个鬼,当时看那个鬼好像并没有要伤害男孩的意思,可我明明在哪男孩身上感受到来自那个鬼的鬼气,说明那个鬼绝不是第一次出现在这个男孩身边,应该是长期缠在他身边的原因。可话说回来,一个鬼留在男孩身边而不伤害他,到底意欲何为?不论她是何目的,我身为地府阴差白无常,都要会会她。

    还有那个女孩,当时她明明也看到了那个鬼,一个普通人怎么会…

    “咣当”开门声打断了谢必安的思绪。

    “刚才那两个美眉非要留我玩一会儿,可我一想到我的好兄弟还在家收拾烂摊子,我便果断拒绝。”范无救拿起杯子倒了口水,一饮而尽。

    谢必安看范无救回来,道:“你喝了酒怎么开的车。”

    “山人自有妙计”。范无救看了看这干净整洁的地面,朝谢必安竖起了大拇指“你太好了,老白,不过你应该等等我,等我来了咱们一起收拾。”范无救一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嘴脸。

    “行了,别假了,下不为例。有要紧事跟你说。”

    “这么巧,我也有要紧事要跟你说”

    谢必安显然不太相信“你能有什么要紧事,又看到什么美女了吧。”

    范无救有些不服气道:“我是那种人?地府有令说我们这一块儿有个老油条鬼,在这儿都几年了,一直没去轮回投胎,也不知道怎么在阳间留这么长时间,关键是冥部巡警愣是从没查出这只伏地鬼。”

    “你说的这只鬼是不是只女鬼,戴着蓝色丝巾”谢必安突然想到了马路旁的那只女鬼。

    “你见过了?”范无救大摇大摆的坐在沙发上啃着薯片。

    “见过了,这也是我想要跟你说的事儿。”谢必安把从教室出来碰到宋林末和秋玲等事都一五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