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章 结婚摔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一章 结婚摔喜 (第1/3页)

    我的爷爷叫林天健,在我们村,是个有能耐的人。

    他早些年是个戏子,随戏班子走南闯北,见过不少奇人怪事。除了唱戏之外,他还会些跳大神儿的道道,逢年过节,村里庙上都请他去管事,还管他叫老仙儿。可后来,碰上特殊时期,他被戴了高帽子游街,戏班子的家伙事被毁,连他塞厕所缝里的老黄历都被掏出来烧了,他就做起了农民。

    不过,农民倒也没做多久,他就被一辆黑色桑塔纳给接走了。

    这一去半月,我被托付在邻居家,等回来的时候,爷爷拆了老房子,请了包工队,盖了村里当时绝无仅有的二层红砖小楼房。甚至,还买了当时村子里唯一的一台大彩电。

    高调引来妒忌,村里不少人,说林天健在外边,肯定是干了啥不干净的勾当。要不然,咋可能来钱那么快?

    爷爷这个人随和,倒是逢人乐呵呵的,别人碎嘴说他,他也不怪。

    阴历二月二,龙抬头,也叫土地诞。

    别处上坟是清明节,而在我们这儿,二月二是一年当中最为重要的鬼节。从小只要是这一天,爷爷出去上坟,总会把我关在院里,不让我出去。我问为啥,爷爷就是笑笑,不吭声,然后把大门一锁就走了。我自小跟爷爷相依为命,连“林一”这个名字都是爷爷给起的,他说啥就是啥。

    不过,那时候小,不懂事,也淘气叛逆。

    他越不让我出去,我就越想出去瞧瞧。我甚至怀疑,爷爷在这一天出去,肯定背着我吃了好吃的。

    这回,正巧隔壁二胖来喊我,还说,大人们拿了很多好吃的,去了老坟坡。要是去晚了,连鸡屁股都吃不到。

    小时候农村不比现在,可没那么多好吃的,一听有烧鸡,我那叫一个嘴馋,丝毫没犹豫,翻墙就跟二胖去了老坟坡。

    可到了老坟坡,没一个人。

    就瞅见,坟堆上花花绿绿的纸条,随风飞舞,坟头纸被土坷垃压着,在料峭春风里,瑟瑟发抖。

    老坟坡被看作是我们老界岭的风水宝地,家家户户都在这里埋坟,林家是我们老界岭村的大姓,村里半数以上的人都姓林。而老坟坡上,有一座年代久远的老坟,据说就是老林家的祖坟。

    不过,老祖坟具体是谁的,我也不清楚。

    只感觉老坟规模很大,像个凸起的小山头,更为奇怪的是,坟头还竖着一枚巨大的无字青石碑。

    除此之外,再没别的。

    二胖跟我撇了撇嘴说,去球,来晚了,烧鸡一定都被大人们给吃光了!

    觉着扫兴,正准备回家,我却突然听见,有人在喊我。

    老坟坡旁边的山窝子里有座破庙,几十年前批斗我爷爷那会儿,被砸了一半,留了一半,现在已经成了废墟,没有香火,荒草成堆,附近还有荒坟。声音就是从那儿传来的,我回头一瞅,看见庙门口正站着个穿红衣服的漂亮姐姐,跟新媳妇似的。

    时值初春,草色浅绿,她一袭红衣,十分惹眼。姐姐长得白净,很好看,我却从没见过她,远远地,她冲我招手。

    也不知咋的,我浑浑噩噩的就走了过去。

    可真到了破庙门口,却不见刚才那红衣服姐姐,倒是看见地上掉了一张红纸。

    小时候没少听我爷爷讲鬼故事吓我,说鬼会喂人吃黄泥巴,鬼会在野地里喊人魂,听到有人喊你,一定不要答应,也不可回头,一回头魂就没了。我被吓到了,扭头正准备跑,二胖跑了过来。他听老年人说,坟头纸是给死人盖的被子,还问我,咋给丢在地上了?我吓得不敢吭声儿,他说,得赶紧压回去,要是得罪了下边的,吃不了兜着走。

    本来就怕,二胖这一说,我都快吓哭了,随手捡一块儿土坷垃,把红纸往旁边的坟堆上一压,拔腿就跑。

    回到家,我被爷爷的狠狠地训斥了一顿。

    当然,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