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二章 纸人守灵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二章 纸人守灵 (第1/3页)

    几个人管事的上前帮忙搀扶,这一动,新媳妇的脑壳下淌出一大滩鲜血,下边的干竹叶都被染红了。

    锋利的竹茬子戳进脑壳里边,新媳妇当场气绝。

    这事吓坏了不少人,胆小的几个撒丫子就跑,大家都知道,这喜事上出大岔子,犯了喜煞,恐怕是要出大麻烦的。

    瞧见这个,我大娘也被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久久不能吭声。

    憨子哥最怕看到血,刚才还流着汗揦子傻笑,这会儿也被吓得不行,一个咕噜,爬起来就跑。

    这种事头一遭,都不知道该咋办,马队长派人分两路,一边去喊我爷爷,一边去叫村里的赤脚医生牛大黄。

    刚吩咐完,我大娘突然从地上爬起来,冲新媳妇跑了过去。

    她过去并不是觉得这新媳妇可怜,反倒是冲着她狠狠地踹了几脚,好歹旁边几个人把她给拉住了。

    死者为大,大娘这做法不妥,是个人都看不过去。

    就此还没罢休,大娘嘴里边还骂:“短命的贱货,要死你鳖孙的早死啊,非得死在老娘这儿……”

    大伯站在那里一句话不敢吭,我的脸上都有些挂不住了,毕竟都是林家人。大娘那话越说越难听,我都听不下去,过去说:“大娘,我嫂子她都摔成那样了,你咋还能说出这种话?”

    “谁是你嫂子?栓子跟这个短命贱货没半毛钱关系!”

    大娘那蛮不讲理的劲儿上来,简直不可理喻。

    人都没了,我大娘又闹了这么一出,这边吵的不可开交,谁都不太敢招惹我大娘。好歹我爷爷和牛大黄也都过来了。

    牛大黄慌忙过去,手指微颤,轻触脉搏,脸色刷的一下白了。

    “这……人已经没了,准备后事吧!”

    爷爷没说话,黑着一张脸,显然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过去就给了大娘一大耳刮子。大娘再泼辣,但是我爷爷发了火,她也吓懵了,捂着脸哭,不敢再吭声。

    然后,爷爷又回头跟我说:“林一,去帮个忙,先把你嫂子抬回去再说!”

    我愣住了,出了人命,不应该报警吗?而且,从小爷爷告诫我,离这种事情远一些,这一次,爷爷让我过去抬尸体,这真的合适吗?

    “爷爷,我抬?”我疑惑,也还真有些怕。

    “没错!”

    爷爷并没有多余的解释,这话也不容置疑。

    虽不明白爷爷的用意,但他让我这么做,我也没有拒绝的理由。我便点了点头,二胖也过来帮忙,他低声哆嗦着说道:“老……老大,你别怕,我跟你一块儿!”

    我看了他一眼,只是尴尬地点了点头。

    新媳妇就这么没了,大伯家的喜宴也换成了灵堂,我大娘照样还是不依不饶,说那女的根本就没入门呢,不算林家的人,北坡找个地方挖个坑,随便埋了得了,搞什么灵棚,那短命贱货猫狗不如,根本不配。

    可大家都明白,在很大程度上,新媳妇就是我大娘给害死的,要是报警,怕是要判个过失杀人。如今她又说了这种话,大家都说我大娘这么办事,太不是个东西。

    最后没了个法子,大娘虽难缠,但也要脸,更怕坐牢,也只好妥协,就在外边搭了个灵棚。

    横死之人不能入院,倒也是这么个理儿。

    既然是守灵,就得有个守灵的人,死者是我堂哥的媳妇,虽没真正过门,但因果已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