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三章 洞房花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三章 洞房花烛 (第1/3页)

    爷爷掐着一支烟,深深一口,几乎就给抽到了烟屁股上。

    过了一会儿,他长长的吐出一口烟儿,才轻描淡写道:“哦……也没啥。”

    没啥,那肯定就是有事!

    本来我还想追问,爷爷却先开了口,他说:“林一啊,昨天我扎的纸人,最多撑一晚上。你憨子哥指望不住,今天得你亲自去你嫂子的灵堂守着。横死之人,守灵三日,今天是最后一天,如果能平安无事,这喜煞也就算过去了。”

    爷爷的话让我吃惊,这次,我死活也忍不住了,就问:“爷爷,您不是说我八字不够硬,让我去给我嫂子守灵,不会……出事吧?”

    “不会,那是你嫂子,自家人,当然不会有事的!”爷爷摆手,云淡风轻的说。

    自家人?

    我“哦”了一声,暗自苦笑。

    “咋了,你是不是不敢去?”爷爷反问。

    这话问得我哑口无言,不等我回答,爷爷又点上了一支烟,起身就走,独自回屋,显然也不肯多说。

    上午,我只好一人去了灵棚。

    白天天色阴霾,顺河雾爬上岸,缭绕不定,像是下大雨的前兆,也好像在预示着其他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

    我自认为胆子不算小,加上现在是白天,这倒也没什么。

    但是,到了晚上,任凭我再胆大,也没法继续保持淡定。

    夜风妖娆,挠的脖子上直起鸡皮疙瘩,长明烛火摇曳着,忽明忽暗,一点点的火光,实在扛不住这黑魆魆的夜,如同鬼魅般的吞噬。

    堂嫂遗体旁边,还鼓鼓囊囊的,爷爷做的纸扎人一直都在。

    傍晚时候,爷爷过来给我送饭,送完也不交代什么,扭头就走,走的很匆忙,就好像他也忌讳着什么似的。

    我很怀疑,爷爷做的这些,真的只是为了破解喜煞?

    夜色笼罩下,时间仿若极度浓稠的药膏,流不动,也斩不断。熬了许久,才勉勉强强到了夜里九点多。

    漫漫长夜,不知道啥时候是个头。

    越坐越冷,裹了裹衣服,还是不顶用,这时候,冷不丁的,灵堂口来了一只黑狸猫。

    黑狸猫盯着我,眼色发青,妖异的很。

    灵堂里见猫,犯忌讳,我立刻起身赶它走。猫胆子小,一般情况下,一声吆喝,就会被吓跑,可这只猫,怎么赶都不走。

    无奈,我随手抽了一根竹竿,作势要打它,它这才发出“呜呜”地声音,毛都炸了起来,瞪着我退了出去。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黑狸猫退出去的方向,好像有东西正在那儿盯着我。但是,夜里太黑了,我啥都没瞅见。我咬了咬牙,深吸一口气,也盯着那个方向,想要弄清楚那里到底有什么。

    不过,两分多钟之后,那种被盯着的感觉消失了。

    舒一口气,回去坐下,可一回头,我竟发现那只被我赶走的黑狸猫,不知啥时候上了灵前的桌案,正在啃食刀头肉。

    刀头肉一般都是烧鸡或者猪头肉,上边插一双筷子,是给死人的祭品,若是动了死人的东西,是会冲撞死人的。

    黑狸猫大口吞食,还发出呜呜的声音。

    本来就是喜煞,现在又来一只黑狸猫吃刀头肉,这岂不是要出事?

    我操起竹竿,冲它抡过去。

    黑狸猫噌地一下,闪出一道黑影,从供桌上跳下遁去。

    我正要把棍子抡出去,突然发现,灵堂口竟站着一个人,黑狸猫一跃而起,噌噌两下,就跳到了他的肩膀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