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四章 二九为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四章 二九为限 (第1/3页)

    我可不敢答话。

    见我不回答,她则轻叹一声,竟自己伸手扯下红盖头,丢在一边,于我面前宽衣。她背对着我,满眼白皙萦绕,蓦然间,她回眸低眉,柳腰款摆,若春至人间花弄色。

    一言不合,就来这个?

    这是,我根本都想象不到的一幕。

    十八年,血气方刚,一时间,色胆包天,心智不觉竟已经有些迷乱,整张脸更像是被烈火灼烧一般。她从床沿匍匐而来,红纱帐隔着,满目所见,若隐若现……

    然而,正在此时,另外一道影子不知从何而而来。

    嘭地一声。

    堂嫂似乎被那道影子给硬生生的撞了一下。这一下,撞得瓷实,堂嫂整个倒飞了出去。案上花烛被莫名拦腰斩断,落在桌子上熄灭。

    墙上的大“囍”字,也被一团青色火焰缠绕撕扯,化为灰烬。

    火光闪烁之后,屋子里,再次陷入一片漆黑。

    我都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就感觉一阵阴风袭面而来。感觉不对劲,我连连后退,却迎来“啪”地一声,一巴掌狠狠地甩在我脸上。

    这声音很脆,自然也很疼。

    这一巴掌,够狠,却也让我冷静了下来。

    脸上已经全然没有了方才欲念丛生之时的火烫,剩下的,就只有一巴掌带来那火辣辣的疼,疼得钻心。

    这什么情况?

    虽然一片漆黑,啥都看不见,但是,我能够感觉到,刚进来那道影子就站在我面前,它似乎在盯着我,而我被它这样注视着,已然如坠冰窟。

    千钧一发之时,外边有了动静。

    我知道,是爷爷回来了。

    我原本还不能动,也不能吭声,但听到爷爷的动静之后,屋里的灯泡咯吱几声,又亮了起来。我张口就喊救命,爷爷听见动静来了我屋,问我咋了?灯突然亮起,我的眼睛一时间没有适应过来,等适应之后,我发现自己还躺在被窝里,只是枕头和被子汗湿了。旁边桌子上并没有残断的红色蜡烛,屋里也并没有闹腾过后的一片狼藉。

    似乎看我有些魂不守舍,爷爷在床边坐下来。

    刚才的事,虽然似梦,却又十分的真实。我不打算隐瞒,将事情全都说给我爷爷听。

    可爷爷听完,不但不觉得诡异,反倒是一副喜悦和兴奋交织的表情。他甚至凑过来,仔细地观摩了我脸上那几乎渗了血的巴掌印,并微微点头。

    “不错,不错,打得好!”

    我极度无语,没好气的问:“为啥?您孙子就这么下贱?”

    “我并非那个意思。”他笑着说话,微微摇头摆手,不等我继续问,他又是一脸神神秘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