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六章 不生不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六章 不生不死 (第1/3页)

    随后,就是门锁被打开的声音。

    我的心紧揪着,几乎到了极点。

    而爷爷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我紧握着戒尺,掌心盗汗,看到爷爷手中提溜着斧头,滴着鲜血,朝我走来。可是,见我一脸紧张,爷爷脸上则稍稍露出了几分疑惑。

    “咋了?”

    听到爷爷的声音,那种熟悉的感觉,我这才回过神来,摆手说:“没……没啥事……”说着,还下意识朝院里瞅了一眼。

    爷爷也朝院里看了一眼。

    “他……死了?”我问,如果马瘸子死了,爷爷就成了杀人犯。即便马瘸子说的不是真的,爷爷也脱不了这个杀人的罪名。

    “对,死了,不过,不是你想的那样。”爷爷解释,他好像有些疲惫,把斧头丢在一边,躺在床上,倒头就睡。

    我本想问下,爷爷却说:“林一,去睡吧,今天晚上应该不会再有啥事了,可以安安稳稳的睡个好觉。”

    “哦,对了!我累了,你去把院里的东西给烧了,大门给关上……”爷爷声音显得有气无力,似乎是真的累了。

    我“哦”了一声,立刻从爷爷的屋里逃了出去。

    不过,刚到屋门口,爷爷的屋里,就传来了打呼噜的声音。我远远地盯着院里马瘸子的尸体,想着爷爷刚才的话,内心五味杂陈。

    我过去,先把大门给关了起来。

    爷爷的意思,是要让我帮他毁尸灭迹?

    说真的,此时此刻,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

    蹑手蹑脚的走过去,拿手电筒照了一下,结果却令我意外。

    我揉了揉眼睛,因为我不敢相信我所看到的。

    院里地上躺着的只是个稻草人。

    这稻草人穿着衣服,脸上贴了纸,画得有鼻子有眼,笔法拙劣,不如爷爷的纸扎人那般惟妙惟肖。

    在稻草人的脑后边,有个洞,那儿竟然有殷红的鲜血淌出。

    而且,那洞口的地方,有着一条毛茸茸的东西,一股怪怪的臭味,就是从这里散发出来的。

    我伸手,屏住呼吸,捏住那毛茸茸的东西,一把给扯了出来。

    这才看清楚,稻草人的脑袋里,竟然钻着一只黄老皮子,它的脑壳烂得一塌糊涂。原来,爷爷那一斧头,砸烂的是它的脑瓜子。

    看清楚这个,我长舒了一口气,同时,也心生疑惑。

    因为我所看到的,再次颠覆了我的认知。在此之前,我不可能想到,也不可能相信,跟我说话的,竟然不是马瘸子,而是这只老皮子。

    所以,爷爷刚才所为,并不是杀人,而是除害。

    稻草人脑袋里钻一只老皮子,也实在诡异的很,越瞅越瘆得慌。没多想,我就遵照爷爷所说,一把火连同稻草人和老皮子全都给烧了。

    盯着那东西,成了灰烬,我才放心,回屋睡觉去。

    刚才所见,算是稍稍解开了我的心结。

    我不会去相信一只黄皮子的话,但是,爷爷神堂里的纸扎人实实在在,那到底是什么意思,还是让我心有疑窦。

    翻来覆去,不得入睡。

    脑海里时不时的就会飘入那张对我咧嘴笑的纸人脸,憨憨傻傻的笑,我裹着被子,照样后背发寒。

    它真的是太像憨子哥了。

    到第二天。

    我醒得不算早,隐约听到外边有人在说话。起来之后一开门,就瞅见,有十几个人在外边,盯着我家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