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八章 老牛嫩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八章 老牛嫩草 (第1/3页)

    随之,阴风洗面。

    我以为他会撞到我身上,可没想到,我只感觉到一阵阴冷彻骨的风汹涌而至,整个人打了个哆嗦,后背上不觉冷汗直冒。再回头之时,他已经到了爷爷那屋的门口。

    我知道,要是让这人进了我爷爷那屋,爷爷他十有八九是活不成了。我想要喊住他,可声音哽在喉咙,发不出来。

    “林天健之魂兮,阳关渺渺,此路已了,阴路迢迢,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那货郎担声音幽幽,如若从地底深处发出来的一般,听得人头皮发麻,脑袋发昏,竟有些站立不稳。

    他不动,我爷爷那屋屋门竟吱呀一声打开了,屋里漆黑一片,也不知道爷爷此时情形如何。

    不过,那货郎站在门口喊了几遍之后,屋里却并没有动静。

    爷爷并没有出来。

    他似是有些疑惑,继而冷哼一声,道:“区区阳间,何须留恋,阎王让你三更死,我看谁敢留你到五更!”

    说完,他冲我爷爷那屋走去,手上甚至不知道从哪儿抽出了一条玄黑色的铁链钩子,这人莫不是阴间的鬼差?我以前听爷爷讲过,鬼差勾魂,玄黑铁链勾穿锁骨,人魂便是有再大的本事,也无法反抗。

    以前不知真假,此时看到这情形,才知道爷爷所说,并非逗乐小孩的瞎话,他说的,全都是真的。

    看着我爷爷要被抓走,我心急如焚。

    可是,我此刻又动弹不得。

    就在我万念俱灰之时,只听得屋里当啷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一声脆响,那货郎担低头一看,自语道:“有意思,想不到此等龌龊之事,竟还有道士插手助纣为虐,真是好大的胆子!”

    这话说得非常硬气,我以为,那货郎会继续去抓我爷爷,可是没想到,他的步子停了下来,犹豫了起来。

    随后,他咬了咬牙,从屋里退了出来。

    扫了我一眼,他嘴角撕开一丝诡异的笑,说道:“小伙子,既然你家今日没水,我就不打搅了,我去别家看看,能不能讨来水喝!”

    说完,他扭头就走。

    等他到外边,担起挑子的时候,回头说:“小伙子,别以为弄个道门的雷击木我就怕了你了,今日我出门没看黄历,不宜出手,是你爷爷侥幸,改日我还会再来的!天道轮回,二九为限,你爷爷做了不该做的事,谁也无法保他扛过二九!”

    说完,他挑着挑子走了。

    重重地担子在肩,而他的脚下,却并没有丝毫脚步声。

    等我看不到货郎担的身影,整个人才能动弹,腿都有些软了。我喘了两口气,赶紧过去把大门给死死地栓起来,同时,也瞅见刚才货郎担放挑子的地方,漏了两滩污血。

    他那挑子里,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拴好门,我立刻去我爷爷那屋,爷爷照样还是昏迷,似乎没什么变化,我将戒尺捡起来,放在爷爷的床头柜上。

    在想,为什么货郎担看到这把戒尺,会突然放弃抓我爷爷?

    正想得出神,听到外边有人喊门。

    我立刻警惕起来。

    “一娃,开门!”

    这是牛大黄的声音。

    把爷爷那屋门关好,我放轻脚步,到大门口,从门缝隙里往外看,的确是牛大黄,挎着他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