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九章 定亲聘礼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九章 定亲聘礼 (第1/3页)

    爷爷常说,前不栽桑,后不栽柳,当院不栽鬼拍手。

    桑指桑树,寓意丧,不吉利,后不栽柳,指柳树不结籽,寓意绝后,再者,柳树,乃是五阴之木之一,不适合栽在阳宅附近,容易藏垢纳邪,是禁忌。鬼拍手说的是杨树,杨树叶子风一刮,哗啦作响,听起来跟鬼拍手似的,夜深人静的时候听起来吓人,不过,这无关风水阴阳。

    此时看到柳树下一团雾气,来得诡异,又是夜里,我不免有些发怵,况且,近来的怪事太多,我也根本管不住自己多想。

    想什么来什么。

    转而,树底下走出来个女人。

    她的头发披散着,低着头,夜色朦胧,我看不清她的脸。

    大半夜的出来这个人,我绝不可能相信她只是个路过的,脑袋一个激灵,低头假装没看见,跨上自行车,准备直接跑路。可是,跳上自行车蹬了一下,脚踏转了,但车子不会动,低头一看,车链子掉了。

    完犊子,我撂下自行车,就准备跑路。

    可刚走几步,她已经站在我前头,挡住了我的去路。

    在她湿漉漉的头发之间,渐渐露出一张惨白的脸,和一双泛红的眼睛。

    说真的,我魂都快被惊没了,冷汗直冒。

    她咯咯一笑,阴森冰冷渗入我的骨髓。

    “我美吗?”她问了一句。

    我哪里敢答话?

    似乎见我不说话,她又问了一句:“我美吗?”

    “美!特别……美!”

    无奈之下,我违心的回答了一句话。她真的美吗?一点儿都不美,吓死人不偿命那种!我只能期盼她得到满足,能放过我。

    听到这话,她的嘴角缓缓裂开,露出极其纠结诡异的笑,似乎对我的回答很是满意。紧接着,她又伸手过来,一把牵着我的手,似乎要带我去什么地方。她的手,一接触到我的手腕,我立刻就感觉到一种彻骨的冰冷,像条蛇一样从胳膊爬满全身。

    我想要挣开她的手,可她那手看似不用力,却如同跟我的手焊死了一般,根本无法挣脱。

    “林一,你还记得我吗?我是小静。”她突然说。

    当她说出自己名字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她的声音我是有些熟悉的。再仔细一想,我惊讶不已,小静,不就是何小静吗?她是我的小学同桌,前年我还见过她一次,确实是她,我想起来了。多年不见,没想到她竟变成了这样。

    她这到底是人是鬼?

    “我……我好感好冷,林一哥哥,你救救我!”她的语气近乎哀求。

    “怎么救啊?”我说话不由得打哆嗦。

    这时,何小静指着前边,说:“看到没,那个定风桩上捆着个纸人,你过去,把纸人给烧了,我就没事了。”我循着她僵硬的手指所指的方向看去,瞅见河边的确有个定风桩,那定风桩上竟还真绑着个人。

    远远看去,定风桩上那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头耷拉着,毫无生气可言。

    走了几步,我心中不由得一个激灵,因为定风桩上的人,看起来有些熟悉,那好像是我爷爷。

    加紧步伐。

    再近一些,我才发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