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十五章 不可下跪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十五章 不可下跪 (第1/3页)

    脚步声很轻,还伴随着叮咚声。

    叮咚声不急不缓,声声入耳,如天籁之音,竟让我刚刚焦躁不安的心情一下子平静了许多。

    推门而入的,是一位道姑,她一身青衣道袍,手持拂尘,看上去似乎与王神婆年龄相仿的。刚才我听到的叮咚声,正是来自她腰间一对青玉禁步。

    青玉无形,天然自成。

    叮咚声,如大珠小珠落玉盘,悦耳不绝。

    我有些些许愣神儿,从未见过如此气质的人,仿佛河中青莲,一尘不染。

    王神婆说,她就是白清观的观主,青衣观主。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感觉,这青衣观主和王神婆有点儿像。

    当然,我也知道,王神婆与白清观之间的来往是非常密切的。不过,现在要解决的问题是我爷爷的事情,她将白清观的青衣观主请来,难道她能够救我爷爷?

    对于道门的一些规矩,我也不懂,所以,看到青衣观主的时候,我只好作揖行礼,以前进道观,爷爷教我这么做的。她一笑走来,不等我问,她便先问我:“你对这青玉禁步很感兴趣?”

    的确,刚才她出现的时候,那对青玉禁步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冥冥之中,不知何故,我感觉对那青玉禁步竟有种说不清楚的熟悉感。

    所以,我没有否认,点了点头。

    “这禁步,是我师父当年留下的,你应该见过他。”青衣观主说话的时候,神色微妙变化着,似乎在那一瞬间,她陷入了一段回忆之中。

    我在想,我怎么会见过青衣观主的师父呢?这怎么可能?

    不过,紧接着王神婆替她解释了一句,她道:“孩子,你小时候有一次病入膏肓,小命差些不保,就是这位青衣观主的师父救了你。”

    王神婆这么一说,我立刻想了起来。我小时候灾祸不算少,但是,我印象最深的当属八岁那年。

    当年货郎担到我家借水,喝完水之后留下字条。而只隔了一天,我就病了,当时病的很严重,我都没有意识,后来爷爷提起这事的时候,说我当时病的就剩下一口气,要不是爷爷请了个道士给我化了一碗符水喝下去,我早就不存在于世了。

    小时候,我对这个传说中的道士充满了憧憬,认为他是神仙。可是在后来,学了一些知识之后,我渐渐地感觉,爷爷说的虚无缥缈,甚至认定当年的事情是爷爷的杜撰,不是真的。可我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在今天我竟然见到了那个道士的徒弟,也就是说,那个救我性命的道士是存在的。

    在我的意识里,道士仿佛神仙一般的存在。既然如今道士的徒弟来了,还是白清观的观主,她一定也很有本事,一定能够救我爷爷。

    希望,又一次在我内心燃起。

    我想,这也是王神婆请青衣观主来的目的,王神婆也想救我爷爷。

    我二话不说,准备直接给青衣观主跪下,求她救我爷爷。只要我爷爷能活过来,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都愿意。

    可是,我的膝盖还没有弯下去,王神婆一脸惊恐,几乎是冲过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