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0章 金花娘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10章 金花娘子 (第1/3页)

    惊雷乍起,早惊动了观里的道众,元东真人带着数位长老赶到断树处,看到石头孤零零地站在残枝败叶当中,神情古怪,又联想到在路上遇到几个惊魂甫定的师侄,心里便明白了三分,回头对一个长老说道:“把那群小混账都找回来,带到朝天宫!”

    大殿上,刘殿宗和他的小伙伴哭哭啼啼,没一会就全部招供,石头望着殿顶上描绘的的飞天仙女,一言不发。

    穿着五颜六色云衣霞裳的仙女看着石头微笑,在头顶盘旋,飞个不停,石头多想她们停下来,哪怕一刹那也好。

    元东真人站在台阶上,看着这群不争气的弟子,勃然大怒,吼道:“真是胡闹!目无观规!胆大妄为!”

    站在一旁的元北真人是个胖子,护徒心切,连忙陪下笑脸劝道:“师兄消消气,不过是小孩子们开了个玩笑,不妨事,不妨事。”

    “玩笑?元北师弟,你觉得这是玩笑,我可不觉得,你那殿宗爱徒是要好好管教管教了!”元东真人冷冷说道。

    元北真人故作严厉,原本弯腰的胖身子陡然站直,说道:“师兄教训的是,我今后一定严加管束!”又拿眼一瞥刘殿宗,刘殿宗会意,“噗通”跪倒,哀求道:“求师伯饶了我们这次吧!我们下次不敢了!”

    元东真人也知道这些弟子并无恶意,只是顽皮的过分了些,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石头,问道:“石头师弟,你怎么样?身子有无大碍?”

    石头自始至终未发一言,眼神空洞,木然而立,转而看着大殿上的玉柱,金龙蟠绕,怒目吐舌,石头多想金龙能像老狗癞子一样伏在自己脚下,由自己爱抚,摇尾晃脑,彼此为伴。

    刘殿宗转而又向石头求情,“石头弟弟,对不起,我错了!”

    其他人也哀告起来,张如意也吓哭了,粉泪双垂,花容失色,她的师父沧浪师太不在,无人替她做主。

    元东真人看石头闭口不言,暗想,若不惩处这些惹祸精,日后传出去,被人笑话堂堂正一盟威教小家子气,便对刘殿宗等人怒道:“别哭了,先关你们紧闭,等观主回来,再按观规处罚你们,宋卫壮,把他们关到幽海堂,没有观主的命令,谁也别想出来!”

    宋卫壮把他们拉的拉,扯的扯,都带出了殿,关进了僻静的幽海堂。

    “石头师弟,刚才真是多有得罪,万望海涵。”元东真人向石头施了一礼,算是赔罪。

    石头没有说话,在满殿人的目光中,默默地走出了殿门,回到厢房,石头关上门,三步并作两步,扑到床上,蒙上被子,“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他们所有人要作弄我?我究竟做错了什么?难道就因为我穿的衣服破旧吗?还是因为我没有父母,只有师父相依为命?

    我,真的不该来这里吗?

    师父,我好想你,我要回茅山,我不要待在这里。

    石头哭得累了,昏昏沉沉地睡去,也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听到外面有人敲门,“石头啊,观主回来了,你快起来,观主要见你!”

    石头从睡梦中醒来,头有点痛,揉揉眼睛,起来开门,夜色中,宋卫壮站在门外,一脸的焦急。

    “石头啊,你怎么睡了整整一天一夜,你身子骨没事吧?这群顽皮鬼,真是不像话!“

    石头稳稳心神,说道:“我没事,宋师兄,带我去见观主吧。”

    张真人应楼观派天机真人白玉蟾所邀,前去终南山论道,几日后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