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9章 灵虚幻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19章 灵虚幻境 (第1/3页)

    天地灵根之内,灵虚幻境。

    石头睁开眼睛,光线刺眼,头痛欲裂,耳朵里像住了一窝马蜂,嗡嗡作响,手里的黑曜石还在,他不由得又紧紧握住。

    眼前的事物从白光中显出身影,这是一间布置得相当讲究的卧室,檀木门窗上雕刻着花鸟,贴着黄色窗纸,圆桌上铺着绣花桌布,下置四张方凳,桌上摆着精致的茶壶茶杯,房屋的一角甚至还站着雕着鸟头的晾衣架。

    阳光穿过镂空门窗的缝隙,把头探了进来,石头躺在一张挂着白色轻纱帷幔的床上,盖着柔软的大红织金丝绵被,屋子里有淡淡的熏香味。

    门外面有大人小孩的谈笑声传来,好像在说着家长里短,街谈巷语,琐碎不绝,反而让人心安。

    午后庭院,阳光和煦,亲友齐聚,欢声笑语,多么恬淡温馨的时光,多么令人向往的日子。

    “这是哪里啊?”石头搞不清状况,自言自语道。

    或许是听到了石头的声音,木门“吱呀”一声,从外面打开,进来一个妇人,四十岁左右的年纪,盘着发髻,穿着朴实无华,一脸亲切,看到石头醒来,满心欢喜,道:“石头,你醒了?”

    “你是谁?我为什么在这里?”

    妇人拎起茶壶倒了一杯水,听到石头的话,诧异道:“傻孩子,怎么生了一场病,连亲娘都不认识了?”

    “娘?你是我娘?”石头朝思暮想了十几年,眼前的妇人自称是他娘,心里激动起来,竟然不敢相信。

    妇人将水杯递给石头,在床沿坐下,石头犹豫了一下,接过来喝了水,清凉的水解去了不少焦渴,头痛减轻了些,耳朵里的马蜂也搬家了。

    “傻孩子,我当然是你娘,石头乖,你受了一场风寒,病了两天,你爹急得跟什么似的,等下你爹来看你,你可不能这么说话,要不然,你爹可又要生气了,你爹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

    “爹?我还有爹?”石头愣愣地道。

    “刚跟你说完,你还这样,等下小心又挨骂。”

    关上的木门又打开了,一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