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九章:修真炼道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九章:修真炼道 (第1/2页)

    凌云峰。

    凌云峰顶,傲视群山,飞鸟无踪。

    从凌云峰处望向其余四峰,俊秀壮丽,直指苍穹。

    凌云峰顶有一石台,名曰“凌云台”。凌云台下,悬崖断壁,终年云雾缭绕,不见其端。几株松柏立于崖壁之上,绝处逢生。

    峰顶上,站立着一位银色长袍的男人,背影伟岸,身负一柄三尺长剑,剑身红光萦绕,宛如谪仙一般缥缈脱俗。

    这时他负手而立,抬头望向断崖前云海千仭......

    他身后站着一个十二三岁少年,身穿云华弟子服,气质灵动,这一大一小就这样静静的在凌云台上,只是听那峰顶的风声呼啸......

    良久,银色衣袍男人硬朗的声音响起,他道:“修真之法,古已有之,砥砺修行,求得真我!这世间有多少修真之士为了追求长生,冀望成仙飞升,诸如此类,但大都是虚妄飘渺。更有甚者妄想急于求成,却倒行逆施,最终堕入邪途,自毁前程。”

    银色衣袍男人陷入了沉思,又道:“天地之间,浩然正气长存,入我云华剑宗者,一定是应天地之道,济苍生之本,除邪佞之能,为万世开太平。云儿,你可明白!”

    他身后那少年,也就是顾南云,看神色似懂非懂,用手抓抓脑袋,然后一脸苦瓜脸色道:“是,徒儿谨遵师父的教诲,可......可徒儿还是有些地方不太明白?”

    这时,宋北落拂袖一起,宽大的袖袍被山风吹得猎猎作响,他正色道:“我今日所说的,他日之后你自会明白!你且先熟悉我云华门规戒律,我会叫尧儿与兰儿帮助于你!”

    “是,弟子明白!”顾南云回答道。

    这时,宋北落转身朝着他这边走来,一只手抚摸着他额头说道:“为师这几日要下山一趟,我会让尧儿与兰儿照看于你,你也要好生听话,不可外生滋事!”

    顾南云望着宋北落,重重的点了几下头,并道:“请师父放心,我现在是云华弟子,不是野孩子了,我会好好听师兄师姐的话!”

    宋北落听后很是满意,说道:“待为师回来之时,便可传你本事!”

    在此之前,顾南云以为今日师父要传授于他本领,没想听到宋北落这么一说,刚才他激动的心情凉了一大半。

    现在,他也没有什么好盼的,只希望师父快些回来,教他学本事。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顾南云会与凌云峰的同门弟子们一起参与每日的早课。

    说起这早课,无非就是云华剑宗一直以来的规矩,凡门下弟子每日清晨皆要参与学习,而门中自然有博学多才的师长,教弟子们识文断字,研读诗书,学习礼教,传授知识!

    顾南云每日早课完毕后,晚上还花出一部分时间去读云华戒律,由于这门规戒条大大小小总共差不多有一百二十几条,这让顾南云可有些愁眉不展。

    日子一长,他的那大师兄江尧和师姐贺兰儿时不时会抽空对他进行帮助辅导,并说要会背诵才能真正的算是一名合格的云华弟子。

    顾南云的记忆力要比一般人强得太多,不消一段时间,就能悉数记下,并且能完全背诵下来。

    自从顾南云在前段时间与他师父宋北落分别后,说是下山几日的,可时间一晃便半月之久,听师姐贺兰儿说是有要紧事去办,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某日清晨,顾南云还未等早课开始,便早早的起来一路小跑到后山的演武场去,他听说这里是凌云峰的师兄师姐们常来的地方,会在这里晨练。

    他来剑宗已有一段时间,一直没有机会看到师兄师姐们的演武练剑,于是今日起了个大早,自然是不能错过这次绝佳的机会了。

    凌云峰后山。

    演武场地处在偏僻的山阴处,一群凌云峰云华弟子,男的气宇轩昂,女的风姿绰约!这些弟子大都是凌云峰的精英弟子。

    按照每日惯例,只见他们呈阵式排列分开,错落有序。他们个个是手执长剑挥舞起来,剑光萦绕,时而身轻如燕,行云流水,时而剑气凌厉,势如破竹!

    一阵晨风吹过,青竹摇曳,众弟子衣衫袖袍,迎风起舞,尽显逍遥潇洒之意。

    顾南云在几棵青竹下驻立观望,眼神中流露出羡慕之色,小嘴微略张开着......

    演武场中,这时顾南云看着两个熟悉的身影,他一眼望去就知道是大师兄江尧和师姐贺兰儿了。

    不多时,众弟子演练完毕,都停下动作收起手中长剑。

    贺兰儿远眺观望,看到自己的小师弟在不远处望着他们演武练剑,初阳微照,只见她用手擦拭了额头上晶莹的汗珠,一起和江尧笑意盈盈地走了过来。

    两人走到顾南云跟前,贺兰儿蹲下身子,嘻嘻笑道:“小云!大清早怎么不多睡会啊,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贺兰儿身后的江尧饶有兴趣,跟着附和问道:“是啊,小师弟,云华戒律现在会背了不?”

    顾南云脸上露出得意之色,对江尧回道:“大师兄,已经记下来了,要不然我现在背给你们听听!”

    待顾南云说完后欲要开口,却被贺兰儿的手势给止住了,只听贺兰儿不顾江尧的感受说道:“小云,别理你大师兄,那个啥戒律的等师父回来你亲自背给师父听就好啦!”

    江尧在一旁略显尴尬,似乎他这个师妹要在小师弟面前驳了他面子不成,他当下就与贺兰儿碎起嘴来了。

    这会儿,顾南云看着眼面这两个比自己还大的师兄师姐在斗着嘴,倒把他逗得“咯咯”笑出了声,殊不知他在心底里有多鄙视这俩人怎么比他还幼稚!

    贺兰儿据理力争,最终江尧说不过她只得认输了,说来也奇怪,一般人吵架输了都是面红耳赤的,看江尧的神情倒是十分享受的样子。

    这时,顾南云伸出手抓住了贺兰儿的衣角,他认真地道:“这段日子师父也没见个人影,师姐你就教我剑术吧!”

    贺兰儿望着顾南云那可怜巴巴的眼神,娇滴滴笑了一声,她摇头道:“这事啊......不急!你得慢慢来,凡事得有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再说了,还是由师父他老人家亲自教导你才好,我要是教你学了,那不是违抗师命嘛!”

    然后她接着又道:“以后我和大师兄会帮助你的,你可要快快长大哦!”

    这时候,旁边的江尧插嘴说道:“小师弟,我派真法博大精深,剑术更是冠绝天下,多少人梦寐以求想上山求师学艺。要学好本领自然是需要一个好师父啊!”

    “大师兄,你这是在说我吗?我也能教徒弟的好不!”贺兰儿恶狠狠的瞪着江尧说道。

    江尧一听,深知大事不妙,赶忙赔罪道歉:“师妹,你别误会,我没那意思,千万别多想啊!”

    “哼!”

    贺兰儿不去理会他。

    反观顾南云这边,倒也觉得大师兄说得有道理,他想了想,有些坏坏的笑道:“多谢大师兄提点,师姐,那我还是等师父回来吧!”

    江尧就这么随口说说,没想到他这小师弟还挺认同他的,他装出一副高深的样子对顾南云道:“嗯,修练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小师弟你要好好坚持下去,师兄看好你!”

    贺兰儿此刻白了江尧一眼,带着些戏谑的口气道:“师兄啊,我看小云毅力很坚定,你也别小看了我们小云啊!想当年某人连背个门规戒条差不多花了两三月才会,小云不出十日就全记住了,哈哈......”

    江尧俊脸一红,他不自然的干咳几声回应道:“你也好不了哪里去!”

    “嘿嘿!”

    贺兰儿一张俏脸傲慢地道:“那也比你时间短!”

    最后,江尧无奈耸耸肩,撇过头去,装着什么也听不见了,只得拉起顾南云就往前山方向走去。

    顾南云看看演武场上的其他师兄师姐,有几个望向这边微笑着还打了个招呼!

    尔后,他眼看众位弟子,只见他们手作捏花指状,口中念念有词。后背长剑被召唤出来,身飘轻盈踏上剑身,御剑飞向凌云峰处......

    看着这些师兄师姐,上天入地,翱翔于空,令顾南云产生了无限神往......

    云华山,飞云峰。

    一座高峰苍茫傲然于浩渺的云海之间,危峰兀立,山色空蒙。

    慕仙亭,位于飞云峰连接至苍云峰中间处,左面是断崖绝壁,前面稍远些山体处,水帘悬挂、湍急飞泄。

    右面则能望见辽远的群峰,重峦叠嶂,这里乃是飞云峰著名的观景台。

    慕仙亭内,一名身着黛绿色衣衫的女子,端坐于亭台中,虽见她年纪已到中年,但容颜丝毫不减半分,嘴唇边习惯性带上一丝笑容,眼波如秋水,肌肤莹润,看上去举止娴雅而不失温婉。

    她身后站立着两名妙龄少女,容貌清丽,看样子应该是她座下弟子。

    而现在,只见那女子伸出了纤纤玉手,抚琴而弹,琴音渺渺,飘散于山谷幽林间,只是听这琴声,带着一丝幽怨与黯然,就像是一位痴情的女子在等候着心心念念的爱人归来一般,竟让人有种心痛的感觉。

    一座白玉石桥从苍云峰横跨连接至慕仙亭,且长而弯曲,桥下是雾气缭绕,飞禽穿越,从远处观看,要说它是座天桥也不为过。

    离慕仙亭不远处桥的那头,一位中年男人不知何时出现

    第九章:修真炼道-->>(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