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卷:成名赤水 十五章:柢河之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一卷:成名赤水 十五章:柢河之水 (第1/3页)

    夜尽阑珊

    残灯危房

    司权饶有兴致地听着女人的秘密,很快发现,越听越“意外”

    四年前

    巽州 潜风城 柢河

    柢河,一条古老的河,静若死水,深如冥潭,彼岸渺渺,河中绿洲数许。

    风暴的时候,河中绿洲是行船人的避风港,同时,也可能是阎罗地。

    巽州人都知道,柢河之中,鯥鱼才是食物链最顶端的动物,他们嗜血,牙齿能咬碎刀枪剑戈,残暴,打败同类,还要吃掉对方。

    鯥鱼体覆龙鳞,硬比玄铁,形状如牛,却比牛更有力量,肋生四翼,还好每次不过能飞数十米。

    鯥鱼一般游水中或是居绿洲上,专行捕食来往之人。

    当然,猎物与猎人的角色总是变化的,只要够狠,够强!便是猎人。

    西门羽,便是血脉中流着猎人因子的存在。

    一年零三个月十五天,没有人知道,一座绿洲上消失了近五百头鯥鱼的尸体,都是西门羽杀的,只是很快会被同类吃掉。

    细心的人能发现,每隔一天,尸体上的剑痕便少一道,直到西门羽脚下刚死的一头,不过四百来道剑痕。

    寒风冷雨,岛色灰凉,江烟漫漫,轻波无舟。

    西门羽却从不有任何心情变化,只要有剑,便无厌!

    一如既往的一天,风暴中苦战三个多时辰,西门羽又杀掉一头鯥鱼,白衣染血,有鯥鱼的,也有自己的,擦掉剑上血迹,西门羽就要回去。

    很快,西门羽止住了脚步,沙岸边,入眼处,一袭紫衣女人静躺着。

    女人是上天赐予的,是风暴牵线的,是江水送来的,可是西门羽却不领情,置若罔闻地走开。

    又一只鯥鱼冒出水面,连飞带游的向着女人游去,它闻到了生肉的味道。

    习惯了让对手失败的滋味,西门羽当然不愿鯥鱼得手,踏空疾飞,掠走了女人。

    女人面无血色,身体冰冷,只有微弱的呼吸表明还没死透。

    没人知道西门羽是否后悔救了一个累赘,面无表情的包扎伤口,然后生火,熬药…..

    西门羽还是赚了,很快轮到女人照顾他。

    一年多的时间,女人没有离开,毫无怨言地照顾着西门羽的起居

    ——尽心尽力,照顾的很好。

    岛上日月无序,江中行舟流往。两人忘却了语言,男人只是练剑,女人便看男人练剑。

    西门羽除了练剑,终于有了其他的习惯,习惯了女人看他练剑,习惯了女人为他包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