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五章 改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五章 改变 (第1/3页)

“吃住在你家里?”

    秦风闻言沉默了下来,过了好一会才摇了摇头,说道:“子墨,就算这东西很值钱,也是我送给你的礼物,这钱……我不能要!”

    “秦风,我说你小子也太固执了,别说你现在没有能力送我这么贵重的礼物,就算是有,我收着也不会心安啊,你别那么执拗了,这钱你必须收!”

    听到秦风的话后,刘子墨有些哭笑不得,这哥们哪都好,就是自尊心有些太强了,强的近乎有些敏感了。

    “你说的也是,好吧,这钱我收下,不过我只要一半,这一半你帮我还给刘爷爷。”

    秦风想了一下,将那钱分出了一半,递向刘子墨说道:“在你们家吃饭没有问题,但是我和妹妹不会住在那里,另外,我要刘爷爷教我怎么才能分辨古董,这些钱就算是学费了。”

    秦风和周围那些孩子们的关系并不是很好,他不想带着妹妹看别人的白眼,所以也不愿意住在刘家。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每当看到别人父母训斥或者疼爱自己孩子的时候,秦风内心总是有一种说不出的伤痛。

    至于学习如何分辨古董,秦风则是存了一点小心思,因为那个破玻璃瓶能值这么多钱,着实让他震惊不已,他可不想因为自己不懂,日后再和什么宝贝擦肩而过。

    “你小子真是个怪胎,学那些东西干什么啊?”

    刘子墨瞪着秦风看了半天,摇了摇头说道:“我可做不了主,钱你拿着,明儿个自己和爷爷去说吧。”

    虽然名字起的文雅,不过刘子墨却是喜武厌文,一身功夫比秦风还要更甚一筹,这也是刘老爷子一直将他带在身边的原因,就是想将衣钵传于他的。

    “行,明天我自己和刘爷爷说。”

    秦风点了点头,看了眼天色,说道:“我该回去了,改天我带你捉蛐蛐去,老李那片辣椒地里出现了个大将军,不过被它跑了。”

    “好,你可别忘了啊。”听到秦风这番话,刘子墨顿时眉开眼笑,要不是秦风急着回家照顾妹妹,怕是现在就要拉他去逮蛐蛐了。

    告别刘子墨后,秦风穿过一片乱坟岗,这才回到位于铁道边上的“家”中,原本趴在门外的大黄悄无声息的冲着秦风摇了摇尾巴。

    俗话说咬人的狗不叫,从小被秦风兄妹养大的大黄,虽然只是个土狗,但却凶悍异常,就连镇子上的那武校看门的大狼狗,见了它都夹着尾巴躲着走。

    前几天有个在****期间被整疯了的人莫名其妙的闯到了这里,要不是秦风回来的早制止了大黄,怕是那人咽喉都要被大黄给咬断掉。

    亲昵的揉了揉大黄脖子上的毛发,秦风轻轻推开了屋门,桌子上那根蜡烛已经快要燃尽了,细细的火苗似乎随时都会熄灭。

    帮妹妹守好了被她蹬掉的薄被,秦风和衣睡了下去,从五年前家中发生那场变故之后,他就再也没脱去衣服睡过觉了。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