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十一章 惊变(中)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十一章 惊变(中) (第1/3页)

“迟老板,你看我大哥受了这么重的伤,你是不是多少再补偿点啊。”

    孙家兄弟又不是郝老大的手下,看到郝老大绷紧了脸,心中也是不怎么痛快,事前谁也想不到那小子竟然养了这么一条恶狗啊?

    “孙老二,是你没查清楚情况,还有脸问迟老板要钱?”

    一旁疼的直抽抽的六子闻言大怒,他也算是老江湖了,平时拐带孩子也不是没遇到过狗,但却是第一次吃这么大的亏,虽然这事儿也怪不得孙家兄弟,不过六子心中还是不爽。

    “哎,我说六子,你这么说话就不对了,我问迟老板要钱,又没问你要。”

    孙老二也是赖皮性子,他哥俩是本地人,虽说不受镇子上的人喜欢,但本家远近的堂兄弟也有十多个,招呼一声根本就不怕对方耍横的。

    “行了,都别吵了……”

    郝老大阴沉着脸制止了二人的争执,开口说道:“孙兄弟,回头我再拿五百块钱给你,算是给孙大哥的医疗费了。”

    行走江湖,固然要有武力震慑,但也是需要朋友的,就像当年“神枪”李书文仇家遍地,但也有不少可以肝胆相照的好友。

    所以在别人的地头上,郝老大还真不敢和孙氏兄弟翻脸,否则别说带走这俩孩子了,怕是他们连这镇子都出不去。

    “这还差不多……”

    孙老二脸上露出一丝喜色,不过当他看到脚边那条大黄狗后,忍不住一脚踢了上去,“妈的,果然是咬人的狗不叫,老子晚上就剥了你的皮炖了你的肉,看你还咬不咬人?”

    “呜呜……”地上的大黄勉强睁开了眼睛,不过随之就沉沉睡了过去。

    大黄很悍勇不假,但就在它接连咬伤了孙老大和六子之后,却是被张军龙一针管扎在了腰上,整整一管子的麻醉剂打进去,别说一条狗了,就是一个人也撑不住。

    “终日里打雁,到头来被雁啄了眼睛!”

    六子也是狠狠的踢了一脚大黄,往日他要是知道有狗,一般都会准备个肉包子,里面放上老鼠药,直接就给毒死了,哪里会挨上这么一口?

    “少说几句吧。”

    郝老大给六子使了个眼色,看向孙老二说道:“还有个大点的孩子呢?他什么时候回来?我的车是下午四点的,这会可已经一点多了啊。”

    事情出了点差错,但是郝老大对孙家兄弟提供的货色还是很满意的。

    床上的这个小丫头虽然有些营养不良的样子,但从脸型上能看出,长大后绝对是个美人胚子,所以刚才郝老大只是给她喂了迷药,却是制止了张军龙往她嘴里灌哑药。

    “迟老板,那小子最近好像在收破烂,这个几点回来……我也说不准啊。”

    听到郝老大的话后,孙老二皱起了眉头,他平时哪里会将俩拾破烂的小孩放在眼里,自然也不知道秦风兄妹的生活规律了。

    对方之前答应的那另外一千块钱还没到手,加上后面的五百,孙老二也这笔钱飞了,想了想之后,开口说道:“要不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