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十五章 囚笼(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十五章 囚笼(下) (第1/3页)

在看守所内被关押了近三个月后,一辆警车停在了看守所外面,带着手铐的秦风被送往省城少年劳教所,这桩震惊了小镇的血案,最终落下了帷幕。

    虽然看上去人们的生活似乎并没有什么改变,但是原本遍地都是的武校,被关闭了一大半,这或许就是秦风学武伤人所带来的后遗症吧。

    ----

    在省城石市城郊,正是有名的太行山,太行山教下,有一座戒备森严的高墙大院,在高达五米的围墙上,拉着一道道的电网。

    这就是去年才落成的冀北省少年劳教所,由于财政紧张的原因,这座劳教所原本是省监狱改建的,除了里面的犯人都被押送到别的监狱之外,原先的狱警却都保留了下来。

    “秦风,十四岁,犯故意杀人罪被判有期徒刑五年,进去吧!”

    在劳教所的值班室里,送秦风的干警和管教们完成了交接,在被拍了大头照后,秦风领到了一身蓝色的服装,同时已经长了寸许长的头发,又被刮成了秃瓢。

    完成了入狱前一系列手续后,一个三十出头的干警来到了秦风面前。

    “秦风,我是你的中队长李凡,以后你的改造和学习都由我负责,你还年轻,希望你能放下包袱认真改造,争取早日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按照规定,李凡对秦风讲了一遍劳教所的规矩,不过眼神却是很好奇的在秦风身上打量着。

    在八十年代的时候,曾经有个电影红极一时,那就是少年犯,这部作品提出了“挽救孩子、造就人才”的观点,提醒人们重视犯罪少年的心理变化和生活环境,增强人们的社会责任感。

    随着少年犯罪现象的增多,国家也加大了对少年犯改造的管理投入,李凡就是一位从事少年犯罪心理学的专家,在督促犯人改造的同时,他也在研究着这些孩子们的心理。

    不过从秦风的眼中,李凡却是看不出任何的端倪。

    这个孩子表现的十分平静,没有一般少年犯进来后的惶恐害怕,也没有那种狂躁不安的样子,平静的让李凡心里居然有些发憷,他可是知道秦风犯下的案子的。

    “队长,我知道,我会认真改造的。”看着面前穿着警服的李凡,秦风淡淡的点了点头,从宣判书下达的那一天,他就没准备老老实实的去服刑。

    在进入这座由监狱改造成的劳教所大门时,秦风就在默默的观察着,武警站岗的哨位,大门和狱室警戒线的距离,都被秦风收入到了眼底。

    “好了,小王,你带秦风去监室吧,另外让他认识他的室友。”

    李凡盯着秦风看了好一会,这才吩咐身边的一个管教将秦风带了下去,当秦风离开了他的视线后,李凡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李队,看你对这小子挺在意啊?”

    李凡对面的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管教笑了起来,他叫周大龙,是李凡的副手。

    最开始的时候,周大龙对一个三十来岁的毛头小伙当自己的领导很是抵触,但一年多下来,周大龙却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